即使再梦见你,
那也不再是一段叫做噩梦的记忆;
它只不过是一段无法被修补的遗憾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Oh dear consciousness , Where have you been?

这是一篇深夜文